神舟一號20周年 | 戚發軔:一生難忘神舟情
發布日期:2019-11-20 瀏覽次數: 字體【

戚發軔院士身上有太多的光環。他是中國航天界的元老,著名的“航天十八勇士”之一。他也是神舟號飛船首任總設計師,親手把楊利偉送上太空。

在神舟一號飛船發射20周年之際,我們有幸對戚發軔院士進行了獨家專訪。言談中,戚院士無時無刻不透露出謙遜和真誠,更表達了對于中國航天事業矢志不渝的追求。

戚發軔院士

 

“國家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”

1992年,黨中央正式批復實施載人航天工程,隨后載人飛船立項,戚發軔被任命為神舟飛船總設計師。

從事過導彈研究、運載火箭研究、衛星研究的戚發軔,接到擔任神舟號飛船總設計師任務時,已經59歲了,他原本準備再過一年就退休。接到任務之初,戚發軔坦言,“內心確實比較糾結,覺得壓力很大。”

“搞飛船和搞衛星不一樣,有人、沒有人差別太大了,儀表、照明、環控、救生……這太多了,要學習很多新的知識,而我都快60了,那么大歲數學習也困難,所以我確實不敢干。”

但更重要的原因是,載人航天、人命關天,戚發軔深感責任太重。“美國人為了搞載人航天犧牲了不少航天員,蘇聯也是。當時上級領導明確要求,我們中國人搞載人航天,可以失敗,但絕不能有航天員犧牲!”

戚發軔想起自己去蘇聯參觀載人飛船發射的情景。“發射之前,總設計師要給航天員講,‘我們一切都準備好了,你上去吧,一定能回來!然后在任務單上簽字。現在要我干這個事了,我感覺有點不敢。我就想,到時候我有沒有能力對航天員這么說?有沒有把握去簽那個字?”

“國家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!”面對國家需要,他還是挑起了這個重擔。

 

“每走一步都是艱難的”

談起神舟一號飛船的研制歷程,戚發軔回憶道:“每走一步都是很艱難的。”

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建設航天城。“沒有充分的地面試驗絕不能讓航天員上天。我們從征地、蓋房子、研制設備、調試設備、建地面設施開始,這是非常重要的,甚至比建飛船都重要。”由此,北京航天城應運而生。那里擁有當時亞洲最大的真空罐,亞洲最大的電磁兼容實驗室以及世界最大的振動臺。

第二步是要拿出設計方案。雖然當時中國載人航天工程已經確立研制飛船,但究竟選用兩艙方案還是三艙方案?這道選擇題又放在了戚發軔等人面前。

“當時,美國人選的是兩艙方案,蘇聯人是三艙方案,都有自己的道理,都上過天,都成功了。中國到底用兩艙方案,還是三艙方案?爭論也是很大的。最后,我們決定用三艙方案。但不是照抄蘇聯,我們把蘇聯的生活艙改成軌道艙留軌使用,把返回艙尺寸加大。我們認真地選擇了一個符合中國情況的方案。”在戚發軔看來,結合中國的實際情況,采用適合自己的方案。這就是創新!

按照中國載人航天計劃“爭八保九”的時間表,第一艘無人試驗飛船神舟一號要爭取在1998年發射,保證能在1999年進入太空。

但按照飛船當時的研制進度,實現這個目標太困難。

“按照程序,我們1998年11月才做初樣地面試驗,暴露出問題后進行改進,然后再生產,送正樣上天。從初樣地面試驗到正樣發射只有不到一年時間,是不可能完成的。”

但是軍令狀已經立了,最后他們想出來一個辦法:借鑒曾研制過的返回式衛星的經驗,利用做過地面試驗的初樣的部分組件,改裝成用于發射的正樣飛船。戚發軔介紹,神舟飛船有13個分系統,他們“有所為,有所不為”——凡是能夠保證飛船返回的分系統,無論有多大困難,技術上都要突破,裝船;與飛船返回無關的分系統暫不裝船。

在那樣的特殊情況下,通過那樣特殊的方式,1999年11月20日,我國第一艘無人試驗飛船神舟一號成功發射,且飛船著陸處離預定地點只有10公里。

神舟一號返回艙著陸

 

“神舟一號令我一生難忘”

第一艘無人試驗飛船神舟一號成功發射,邁出了載人航天工程的第一步。

戚發軔對于神舟一號有著深切的情感,“神舟一號是第一次任務,是試驗。我們確實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。對我們搞飛船的人,尤其對我來講,神舟一號是一生難忘的。”

神舟一號返回時,試驗隊隊員考慮到當時著陸場條件比較艱苦,沒有讓戚發軔親臨著陸場。自那以后,這就成了戚發軔的“心病”,“總覺得少點兒什么。”直到神舟十號任務時他才第一次到了著陸場,去到了一直心心念念的神舟一號返回落點。“費了好大勁,我才真正到了‘神一’的落點,而且在那兒照了個相,圓了這個夢。”

2001年1月10日,我國第一艘正樣無人飛船神舟二號發射成功,飛船的系統結構有了新的擴展,技術性能也有了新的提高……此后,神舟三號、神舟四號飛船也相繼發射。“到了這個時候,我們確實感覺到所有的問題得到了考驗,我們想了一百多個故障及故障對策,故障對策也經過驗證了,楊利偉該上天了。”

2003年10月15日,我國第一艘載人飛船神舟五號發射成功,航天員楊利偉在軌飛行14圈,圓滿完成我國首次載人航天飛行任務。由此,中國成為繼蘇聯和美國之后,第三個獨立掌握載人航天技術的國家。

神舟五號發射成功后戚發軔與楊利偉會面


“中國人憑什么干得又快又好?”

中國航天事業歷經60多年的發展,不僅創造出巨大的物質財富,還創造了巨大的精神財富,這就是以航天傳統精神、“兩彈一星”精神和載人航天精神為代表的航天“三大精神”。

在戚發軔看來,載人航天精神的核心是“特別”,即“特別能吃苦、特別能戰斗、特別能攻關、特別能奉獻,當國家有特別需要的時候,每一個中國人、每一個航天人都要有這種特別的精神”。

載人航天工程立項之初是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轉變的時候,當時的情況是“搞導彈不如賣茶葉蛋,拿手術刀不如拿殺豬刀”,當時搞技術既不光榮也不實惠,載人航天工程舉步維艱。

“咱們中關村很開放,很多年輕人出國了,下海了,到民企去了,到外企去了。我心里也很舍不得,又留不住人家。但這個時候國家需要,中國人幾百年想上天的任務國家叫我們干了,得有一部分人不走、留下來。”一批胸懷報國志的人才選擇留下來,開始了艱難的探索。

到了2003年,“神五”要上天了,全國上百個單位要提供配套產品到航天城,但遇上了“非典”。戚發軔直言自己當時的做法“很殘酷”“很不人道”。

“我就說了,凡是進了航天城,我管吃管住,但誰也不能回家。外地的不能離開北京,北京的也不能回家。就是這樣,我們堅持了兩三個月,把所有的測試完成了。國家特殊需要的時候,要有這么一個特殊措施。”

曾經有德國人問過戚發軔,中國人一年能實現發射兩艘飛船,是有什么好辦法?戚發軔開玩笑道:”第一,我們有保密規定,我不能告訴你;第二,就算我告訴你,你們德國人也做不到。”德國人不相信,憑什么德國人做不到?戚發軔說:“我知道你們星期一、星期五絕對不做精密的、重要的工作——星期五就在計劃第二天怎么玩了,注意力不集中;星期一呢,心還沉浸在回憶中還沒收回來呢!而我們是白天干,晚上干,星期六干,星期天也干,過節過年還干!我們中國人憑什么干得又快又好?就憑這么點精神!”

戚發軔認為,正是這筆寶貴的精神財富代代傳承,推動著我國航天事業蓬勃發展,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。

 

“期待空間站上更多成果”

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,目前,中國載人航天工程已經全面邁進空間站時代。中國空間站將在2022年前后建成和運營,能夠有力支撐航天強國建設目標,有力推動中國航天科技的發展,大幅提高我國空間技術、空間科學和空間應用的能力,為中國和世界的科學家提供一個高水平的太空實驗室。

中國空間站示意圖 

對于未來的中國空間站,戚發軔充滿期待。他認為中國的空間站規劃得很好,很有中國的特色。在希望中國空間站安全、可靠、長期運行的同時,他更期待未來空間站上能有更多的科學成果。

“把人送上空間站不是我們的目的。如何利用這個平臺,讓科學家們在里面有新的發現,取得更多科學上的成果,更好地去探索浩瀚宇宙。這是我所希望的,我想會的。”戚發軔堅定地說。(張文科、楊璐茜)

信息來源: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網
(責任編輯:周雁
分享到:
0
相關推薦
小七京东一元购下载